全国服务电话:0571-86493571

视频中心

公益大佬们,组团违法发币?是蠢还是傻?

2019年12月30日,我写过《一次必要的诉讼》,除了提及诉讼,已经对“公益链·时间银行”进行了善意的提醒。

我并不期待有人可以出来解释,甚至是叫停。我只是好奇,是否还会有人发现这个所谓的公益区块链项目背后的骗局。21天过去了,事实证明,包括南都观察家、公益时报、善达网等媒体,很遗憾:

2019年12月4日,“公益链启动仪式暨共同发起人会议”在北京鸟巢文化中心举行。来自高校学者、公益机构负责人、企业家代表等近百人就区块链如何赋能公益和公益链的建设进行了深入交流,形成了《公益链共同发起人共识》。

会议现场,30多位公益链共同发起人还投票确定了公益链监督委员会7名成员: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基金会中心网总裁程刚,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锦萍,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公益创新研究院院长康晓光,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副理事长、红十字国际学院副院长刘选国,国家行政学院社会与文化管理学部副主任、教授马庆钰,北京博能志愿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北京惠泽人公益发展中心创始人翟雁。现场,公益链共同发起人还同意成立公益链委员会筹备组秘书处,并着手开展相关业务的筹备工作。

这篇文章中的信息全部来自互联网的公开信息。同时内容也将会在近日提交到中国互联网金融信息举报平台。

大家需要明确一个前提:不管你以哪种方式,用什么样的主体,在中国发虚拟货币都是违法行为。

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七部门联合发布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宣布将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公开售币)定位为“非法金融活动”,禁止ICO 、新上项目,存量项目要限时清退,即明确禁止任何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当时,所有ICO代币交易平台都需要在月底前清理关闭交易。

公益链的官网上,那篇《详解如何加入“公益链·时间银行”?》的第一部分内容:志愿服务管理平台如何成为公益链志愿服务共识平台?

1,自成为公益链志愿服务共识平台之日起,其平台上所记录的志愿服务时间,每1小时即获得一个V积分。公益链上线后,由时业家管理顾问公司(下称“时业家”)直接空投给志愿者。2,公益链上线后,该志愿服务管理平台同时获得本平台所记录的志愿服务时长总量5%的V积分。

为确保生态体系持续拓展和高效运行,公益链拟发行V积分。V积分是生态内可流通的志愿服务时间凭证,采用挖矿同步释放的机制发行,用于挖矿奖励、服务兑换等。V积分总发行量为100亿枚。其中51%通过挖矿奖励给节点矿工,一旦51%的V积分全部回馈完成,挖矿即自动终止。公益链采用行为挖矿模式,平台根据参与者的志愿服务时间给予挖矿奖励。平台将设计销毁机制,不定期销毁流通领域的V积分。

上述的相关术语几乎都指向了虚拟货币。相信任何一个哪怕是对区块链和比特币都不是很了解的人,看了都会知道:V积分等同于一种虚拟货币,挖矿获得。

在《公益链白皮书》的最后一部分免责声明中,也可以看出,公益链的发起方已经知道这件事是违法行为,在打法律的擦边球:

任何机构和个人投资者必须严格遵守司法管辖区相关法律法规,并应明确知悉公益链的风险,一旦参与投资即被视为了解并愿意承担相应风险。参与者需要完成一系列步骤并提供特定信息与文件,部分国家和地区的公民因法律禁止将无法参与此次V积分发行。

请再阅读一下《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对比着看,你就会知道,中国地区的公民是无法参与此次V积分的。

由此可见,所谓的“公益链·时间银行”就是一个,中国公民无法参与,但是又宣称要服务中国公益事业的区块链项目。

《死魂灵》是俄罗斯文学家果戈里在1842年发表的一本讽刺小说,描写一个投机钻营的骗子乞乞科夫买卖死魂灵的故事,嘲讽了形形色色贪婪愚昧的地主,腐化堕落的官吏等等。

乞乞科夫来到某市先用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打通了上至省长下至建筑技师的大小官员的关系,而后去市郊向地主们收买已经死去但尚未注销户口的农奴,准备把他们当做活的农奴抵押给监管委员会,骗取大笔押金。他走访了一个又一个地主,经过激烈的讨价还价,买到一大批死魂灵,当他高高兴兴地凭着早已打通的关系迅速办好了法定的买卖手续后,其罪恶勾当被人揭穿,检查官竟被谣传吓死,乞乞科夫只好匆忙逃走。

178年后,在中国发生了现实版《死魂灵》的故事,而且被骗的那些人还是所谓的公益界知名权威人士。

在那篇“36人签署《公益链共同发起人共识》 共建基于区块链的时间银行”的文章中,提到了一个重要的人:公益链技术顾问、易链科技创始人CEO夏建国。

夏建国到底是谁呢?澎湃新闻在2018年有一篇专门写有他的文章,标题是:一位区块链失业者的8小时:区块链能成全我的野心

2018年下半年以来,区块链行业的热钱随着全球市场一起跑步进入了秋冬季节,夏建国也正式成为了一名区块链行业的失业者,“从今年9月多到现在,连我自己投简历,带朋友帮忙推荐,一共找了30多家公司,结果到现在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我已经失业快3个月了”。

很显然,夏建国的人生经历非常励志。一年之后的2019年年底,他就在鸟巢,站在中国公益事业最负盛名的一群大佬面前,讲了什么是区块链。

在夏建国的简历之中,我们看到了一些非常牛逼的经历和title:……曾深度参与国企及上市企业区块链改造项目……同时担任……易链科技创始人CEO,ABT CAPITAL合伙人,斑马集团中国市场合伙人。

易链科技这家所谓的区块链公司并不存在,另外ABT CAPITAL可能是深圳市前海阿比特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其合伙人名单没有夏建国。最为有趣的是斑马集团:

跟区块链技术有关的斑马集团,全称是Zebra斑马集团,是一个由区块链创业女性组成的团队,其创始人在天使轮融资完成后表示,希望更多有梦想肯奋斗的区块链创业女性加入。

看来,夏建国真的不一般哪。在经历了落魄的2018年后,他转身就带领徐永光、金锦萍、马蔚华这样的中国公益事业最有影响力的大佬们,一起来发币。

关于公益链·时间银行,还有很多匪夷所思的细节,包括什么公共利益公司的概念,都非常愚蠢,可笑。我就不逐一列举。涉及事件的几篇文章我将会在下面附上链接,同时也留存了pdf文章。

开头的时候,我说过要将这些内容提交到中国互联网金融信息举报平台。我还没做,也不想那么做。希望留点时间给诸位公益大佬们反思一下这个项目。

不可否认区块链技术是当前的热门话题,相关的技术应用也非常多。但是,我依然对其未来持怀疑态度。就像我曾经在魏晨老师主持的“第二届想象力论坛”上说,在无数的科幻作品中,我们都看不到区块链技术在未来是什么样的。

今天这个笑话尽管荒谬,但是并不轻松。一旦监管部门介入,无数的公益人物和基金会将会付出代价。这个代价会比儿基会和儿慈会闹出来的事情更大。

它会传达给中国公众这么一个事实:中国公益行业的顶层人物,原来那么愚蠢,中国的公益也就那样了,谁再捐钱谁就是二愣子。

徐永光,梁春晓,程刚,崔志如,丁士煜,房涛,郭美玲,郝南,何日生,胡广华,呼中陶,贾西津 ,金锦萍 ,康晓光,李小云,刘红尘,刘宏伟,刘选国,卢迈,吕建中,马广志,马庆钰,马蔚华,缪力,慕林杉,丘仲辉,陶斯亮,王安,王娟,徐家良,杨团 ,叶正猛,翟雁,张强,赵红云,朱健刚

Copyright © 2012-2020 杭州亚邦油漆涂料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浙ICP备017843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