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电话:0571-86493571

视频中心

国内两个遗址,是华夏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历史意义不输三星堆

在广袤的华夏大地上,有太多的华夏文明沉没在黄土之下至今未被发现,也有一些黄土之下的文明史在意外中被挖掘,成为人们了解华夏文明的一个窗口。我们最为熟悉的就是距今已有5000至3000年历史,是迄今在西南地区发现的范围最大、延续时间最长、文化内涵最丰富的古城、古国、古蜀文化遗址——三星堆古遗址,它的发现被称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也昭示了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一样,同属中华文明的母体,被誉为“长江文明之源”。其实在国内,除了三星堆之外,还有两个遗址的发现,也是人类伟大的考古发现,它们的历史意义丝毫不输给三星堆遗址,一个是21世界中国第一个重大考古发现,一个将华夏文明向前推进了1000多年。

在中国浩如烟海蔚为壮观的文物群体中,属最具历史科学文化艺术价值和最富观赏性的文物群体之一不止有我们熟悉的人类宝贵文化遗产的三星堆遗址,尤其是在四川盆地还有一处金沙遗址博馆,是四川继三星堆之后又一个重大考古发现,是中国进入21世纪后第一个重大考古发现。它是公元前12世纪至公元前7世纪长江上游古代文明中心——古蜀王国的都邑,距今约3200年—2600年,将成都市的建城史从距今2300年提前到距今3000年左右,证明了成都平原是长江上游文明起源的中心,是华夏文明重要组成部分,为华夏文明起源“多元一体”学说的确立提供了重要佐证。

金沙遗址位于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金沙遗址路2号,是一处商周时代遗址,已发现的重要遗迹有大型建筑基址、祭祀区、一般居住址、大型墓地等,并且出土了众多的金器、铜器、玉器、石器、象牙器、漆器等珍贵文物,还有数以万计的陶片、数以吨计的象牙以及数以千计的野猪獠牙和鹿角,堪称世界范围内出土金器、玉器最丰富,象牙最密集的遗址,也是目前我国延续时间最长、保存最完整,祭祀遗迹、遗物最丰富的远古时代祭祀遗存。

因为华夏文明多处遗址在长江、黄河流域,所以导致在之外的其他地方发现的遗址关注多就会少很多,虽然关注多少,但是并不代表这些遗址就没有什么太大的挖掘价值,反而更有考古挖掘的意义,可以更加全面的了解华夏文明史。20世纪80年代初,在辽宁省朝阳市境内的凌源市与建平县的交界处发现的牛河梁遗址,就是其中最为重要的考古发现,它的历史意义甚至不熟三星堆遗址,它让华夏文明史向前足足推进了1000多年。

牛河梁遗址发现了众多坛、庙、冢等遗址和珍贵玉器的发现,以确凿而丰富的考古资料证明,是属于新石器时代晚期的红山文化,距今5500年至5000年,也证明了远在5000年前的红山文化晚期社会形态就已经发展到原始文明的古国阶段,让华夏文明史向前推进了1000多年,为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提供了有力物证,被誉为“东方文明的曙光”。

对于三星堆遗址,金沙遗址和牛河梁遗址的名气虽然稍微逊色了一点,名字知道的人也少了一点,但是它们两个对华夏文明史的历史意义是丝毫不输三星堆遗址的。

Copyright © 2012-2020 杭州亚邦油漆涂料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浙ICP备017843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