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电话:0571-86493571

视频中心

为公益勠力新职能 助治理倾心谋共赢

庚子开年这场来势汹汹的疫情,让人们深刻意识到食用野生动物风险很大,对公共卫生安全构成重大隐患。这难怪引发众怒:“怎么就管不住一张嘴呢?”战“疫”初期,公众关于完善野生动物保护立法、加强执法司法力度的呼声此起彼伏。

滥食野生动物,非法野生动物交易是帮凶,不仅民众声讨,法律也有高压线。对于检察机关而言,惩治非法野生动物交易行为,除了刑事检察,公益诉讼检察也是一个重要手段。

2月2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下称《决定》),检察机关履行野生动物保护领域公益诉讼检察职能更是如虎添翼了。

公益诉讼检察在检察业务大家庭中排行老八,大名是“第八检察厅”。上回提到的行政检察,和公益诉讼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老八,还很年轻。2018年7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深改委第三次会议,决定设立最高人民检察院公益诉讼检察厅。年纪轻轻的老八可是承担了很多重要任务:负责办理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食品药品安全、国有财产保护、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等领域的公益诉讼案件,以及侵害英雄烈士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公益诉讼案件等。您看,只要侵犯了公共利益,基本上“他”都管。

依据环境保护法等相关法律规定,野生动物保护属于其中“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领域,自然就在公益诉讼检察职能范围内。

疫情发生后,检察机关立刻行动起来,发挥公益诉讼检察职能,加大了对非法野生动物交易的治理力度。1月27日,大年初三,最高检下发通知,要求全国检察机关结合公益诉讼检察职能,积极开展源头防控,严惩非法捕猎国家保护的野生动物的行为,注意发现野生动物保护中存在的监管漏洞,及时提出检察建议,促进完善相关治理措施。

这通知下发没几天,2月3日,福建省武夷山市检察院就对一起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进行了立案调查。

案情是这样的。从2019年11月到2020年1月,犯罪嫌疑人陈某用购买的10个猎夹,在当地山场捕获了5只白鹇和2只赤麂并杀害。2月2日,警方提请武夷山市检察院对陈某批准逮捕。武夷山市检察院在履行批准逮捕职责中发现,陈某的犯罪行为损害了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按法律规定可以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于是进行了立案调查。

那边,地方检察机关在积极履职摸索前进;这边,第八检察厅也关注着全国公益诉讼检察战线的“战况”,随时提供支持和指导。

“有必要抓紧梳理一批野生动物保护领域公益诉讼典型案件,指导地方检察机关参照相关案例做法,积极发挥公益诉讼检察职能,精准、规范办理此类案件。”第八检察厅第一办案组多次在微信工作群中讨论这个问题,提出工作思路。

2月28日,最高检发布6个检察机关野生动物保护公益诉讼典型案例,其中有3个是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

什么叫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在就这批典型案例答记者问时,最高检副检察长张雪樵解释得很清楚:就是在依法追究犯罪分子刑事责任的同时,一并追究其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民事责任,提出赔偿损失、以替代性方式修复生态环境等诉请。

咱来看看一个典型案例就更明白了。在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检察院诉袁某等21人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制品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一案中,21名被告缴纳的88万元资源补偿费已纳入区财政非税专户管理,将用于生态环境修复。

“资源补偿费的缴纳,杜绝了获利的可能。加大违法成本,让被告人为自己的危害行为承担更重的法律后果,是这一案例释放的明确信号。”第八检察厅厅长胡卫列解释了检察机关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的原因。

疫情期间,第八检察厅交办了一批野生动物非法交易相关案件线索,并指导有关省级检察院挂牌督办。浙江省检察院与公安、市场监管、农业农村、林业等部门联合部署源头防控,对10起野生动物资源保护公益诉讼案件进行挂牌督办。湖南省检察院对15起野生动物保护领域公益诉讼案挂牌督办。您看,省级检察院挂牌督办,重视程度不一般吧。

6个野生动物保护公益诉讼典型案例中,另外3个都是行政公益诉讼。这就回到了咱们开头说的,公益诉讼检察与行政检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为行政公益诉讼都是和行政机关打交道。涉及公共利益的问题,如果行政机关监管缺位,检察机关就要依法向行政机关发出检察建议,协助堵塞漏洞,促进治理。

疫情防控期间,在医用口罩等防护物资管理使用、公共卫生安全、产品质量安全等方面,公益保护的需要非常迫切。比如就有网友担心,每天用过的口罩那么多,有人随手一扔完事儿,会不会造成二次污染,成为新的传染源?

民有所呼,检察官有所应。这个问题,公益诉讼检察官们也注意到了,并且已经采取行动。

您看,湖北省松滋市检察院的检察官早就坐不住了。疫情发生伊始,松滋市检察院公益诉讼检察部门的检察官在参与社区防控时就注意到了医疗废物的处理问题,一个电话打给了城市管理执法局,互相沟通了解情况。很快,检察官被邀请进入一个微信群,群名就叫“密切接触者隔离区废物处理”。同在群里的,还有市环保局、卫生健康局、乡镇政府等相关部门工作人员。这下,相关部门到齐了。

别小看这个微信群,每个隔离留观点的废弃物都有跟踪记录,还有实时照片。随着沟通的增加,检察官们发现医疗废物处理存在的不少隐患,在针对可能存在的风险与相关职能部门沟通后,检察官们来到了乡镇隔离留观点,实地了解情况。在走访了9个乡镇隔离留观点后,检察官又发现少数隔离留观点存在没有污水处理设施、消毒间隔时间比较长、医疗废弃物袋子未贴标签未注明责任人等问题。

有了之前建立的沟通平台,检察官将发现的隐患进行汇总分析后,迅速与该市卫健局、环保局等部门进行交流,并达成共识。相关职能部门表示,将制定具有可操作性的措施,推动医疗废物的处置工作严格执法、规范监管、高效治理。

针对这类问题,最高检第八检察厅及时下发了《关于充分发挥公益诉讼检察职能协同加强防疫医疗废物处置工作的提示》,规范各级检察机关办理相关案件。

特殊时期,自上而下的办案指导非常关键。这不,部分省级检察院公益诉讼检察部门又向第八检察厅请示有关涉口罩等防护用品公益诉讼案件如何定性等问题了。第八检察厅很快研究并作出回应,发布了《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办理涉口罩等防护用品公益诉讼案件相关问题的解答》(下称《解答》)。

研究一下《解答》,笔者发现,疫情期间,更倡导以磋商等方式督促行政机关依法全面履职,确有必要的,制发书面检察建议。

虽说是公益诉讼,但重点却不在“诉讼”二字,治理、预防才更重要。诉讼之前发现问题,大家坐下来谈一谈,问题就解决了,不必非要上法庭。

来看看天津市检察机关是怎么做的。天津市红桥区、滨海新区检察院针对辖区内个别居民小区、综合商业体等尚未设置废弃口罩专用收集桶,废弃口罩也未及时清运处理的问题,主动与辖区街道、城管委、商务委等部门沟通磋商,及时反映问题,督促其认真落实医疗废物处置工作最严标准。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及时提出整改措施,加强了废弃口罩的规范投放和清运处置,强化生活垃圾收集工作,做到日产日清消杀到位。

您看,疫情大考面前,公益诉讼检察那是一个风生水起,完全看不出来是一项新赋的职能。正因为有了公益诉讼检察助力,战胜疫情又多了份保障。真可谓——

在等待花开的日子里,很多检察官居家办公“一步到岗”,要一边工作一边带孩子。这不,第八检察厅检察官助理宁中平一早起来开始工作,孩子就坐在对面上网课。

疫情期间,家长们为这群“小神兽”操碎了心。听说检察官也成了网课主播?他们讲了些什么呢?下回给您揭秘。

Copyright © 2012-2020 杭州亚邦油漆涂料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浙ICP备017843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