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电话:0571-86493571

行业动态

大有能源大有疑问引问询 存贷双高涉资金占用?

   大有能源2019年及2020年一季度营收业绩连续下滑,其业绩下滑远超营收,在煤价稳中有降的行情下,大幅掉队同行,大有能源似乎大有疑问,引来问询。

  除此之外,大有能源报表还呈现存贷双高财务特征,2019年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其他关联资金往来情况汇总表显示,期末资金占用余额合计70.62亿元,并且存款收益率远远小于融资成本,商业合理性存疑。

  另外,大有能源有逾三千研发人员,但是人均年薪却不足9000元,同样值得关注。

  存货毛利率近3成却大提减值 营收业绩增速同行倒数

  大有能源主要从事原煤开采、煤炭批发经营、煤炭洗选加工。公司的主要产品为长焰煤、焦煤、贫煤、洗精煤。

  2019年及2020年一季度,大有能源的营收和业绩连续下滑,其中营收分别下滑24.91%和0.28%,分别录得59.03亿元和15.65亿元;而归母净利降幅远超营收,分别下滑88.2%和76.26%,录得7686.29万元和3652.18万元。2020年一季度,扣非归母净利润更是亏损7089.02万元。

  对于业绩下滑原因,大有能源年报中披露,2019年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增强及环保政策和去产能政策的持续推进,公司部分矿井压缩产量,销量、价格较同期有所下降。

  具体来看,大有能源产量受政策影响下的矿井限产和去产能,生产量同比减少了12.17%,不过相比于产量的下滑,销售量却迎来更大降幅,同比下降18.01%,受此影响,库存量不降反增同比大增186.94%。截至2019年末,大有能源存货账面余额3.91亿元,存货跌价准备计提4466.23万元,上年末存货账面余额2.26亿元,存货跌价准备计提657.51万元。

  产量降低却由于销售量大减而导致库存大增,并且在煤炭采掘销售毛利率还高达28.32%的情况下就大幅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如此不常见的操作自然引起监管关注。问询函要求大有能源披露存货及存货跌价准备增加的原因及合理性。

  除此之外,由于生产量的大幅下滑,尤其是对于矿产类企业矿产储备直接决定盈利能力和潜力,而年报披露的去产能情况自然也成了问询函的问题之一。问询函要求大有能源补充披露现有在产煤矿和退出煤矿的具体情况,以及后续提高煤炭产能的具体计划或安排。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于产能受政策的直接影响,销售情况则更多与市场行情和大有能源的销售能力有关。同行(同花顺申万行业-煤炭开采)对比来看,2019年A股煤炭开采上市公司营收同比变动算术平均为0.69%,中位数为0.41%,显然行业整体微增,而大有能源的营收下滑24.91%,行业可比公司中排名倒数第二,仅高于郑州煤电。

  同行业绩对比来看,2019年A股煤炭开采上市公司的归母净利同比变动算术平均和中位数分别为-2.69%和1.39%,而大有能源归母净利下滑88.2%,再一次大幅落后于行业整体,同行中排名再次倒数第二,仅高于郑州煤电。

  营收业绩大幅弱于同行,关注函要求大有能源结合全年煤炭价格走势、公司产量、销量、产能等变化情况,分析说明公司本年业绩大幅下降的原因;结合公司的经营模式和盈利模式,与同行业公司相比的主要差异,分析说明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2019年年报披露,大有能源前五名客户销售额30.42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51.53%,其中前五名客户销售额中关联方销售额高达23.65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40.07%。另外披露的采购情况,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额8.24亿元,占年度采购总额46.11%,其中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额中关联方采购额7.39亿元,占年度采购总额41.34%。

  关联交易占比如此之大,而营收业绩却大幅弱于同行,自然令人怀疑是否依赖关联方,关联交易定价是否公允。关注函同样要求补充披露,前五名客户和前五名供应商的具体情况;除已披露的关联方外,公司是否与前五名客户或前五名供应商存在长期合作协议;以及是否存在关联方依赖和说明关联交易定价是否公允。

  另外大有能源分季度出现营收与净利润及现金流变化趋势出现较大差别的情况,2019各季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70亿元、14.05亿元、15.71亿元与13.49亿元,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54亿元、-4288.82万元、4173.82万元和-7572.97万元,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分别为2.56亿元、-5904.71万元、1.88亿元和15.11亿元,在公司各季度营业收入变化趋势不大的情况下,净利润及现金流变化趋势出现较大差别,其中第四季度经营性现金流大量流入。

  对此,关注函要求公司结合所属行业季节性特点、生产经营情况、主要采购及销售政策、收入确认政策等分析说明,在各季度营业收入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净利润出现较大波动的原因及合理性;第二季度现金流净额为负,而第四季度现金流净额较第三季度大幅增长的原因及合理性。

  存贷双高 期末资金占用余额70.62亿元

  年报披露,大有能源期末货币资金高达64.94亿元,占总资产比例高达35.14%,而短期借款54.70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04亿元、长期借款0.48亿元、长期应付款1.75亿元,有息负债合计高达57.97亿元,大有能源报表呈现存贷双高特征。

  从财务费用来看,2019年利息收入为2.13亿元,去年同期为2413.88万元,同比增加784.29%,而2018年年末货币资金是56.91亿元,2019年仅同比增加14.1%。哪怕考虑到期末货币资金只是时点数,为了更接近真实的平均货币资金余额,用4个季度的数据平均计算可得((Q1+Q2+Q3+Q4)/4),2018年和2019年货币资金季度平均余额为53.69亿元和61.58亿元,同比增加15%。

  也就是说在货币资金余额未有大幅增加的情况下,2019年利息收入增幅高达784.29%,如果不是核算问题,那只能说明存在对外贷款形成的利息收入。在2019年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其他关联资金往来情况汇总表显示,公司控股股东义煤集团本期与公司往来款发生额为35.93亿元,往来款利息1.93亿元,未显示往来形成原因。不过结合利息收入的大幅增加来看,应该是控股方的往来款利息贡献导致,除去1.93亿元的往来款利息,2019年利息收入应该为2千万元左右,与2018年相差并不算大。

  不过除掉给控股方的计息往来款(实质上类似贷款),以2018年和2019年的利息收入/4个季度的平均货币资金余额((Q1+Q2+Q3+Q4)/4)可以分别计算出收益率大概为0.45%和0.33%(一年定期存款基准利率1.5%)。而2018年和2019年的利息支出分别为2.98 亿元和2.91 亿元,两年的利息支出/4个季度的平均有息负债((Q1+Q2+Q3+Q4)/4)则分别计算出利息率大概为9.04%和7.84%,如此低的存款收益率却需要负担如此高的有息负债成本,值得投资者关注其经营合理性。

  从货币资金明细来看,货币资金主要是银行存款余额51.10亿元,其中在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公司财务公司存款余额为44.92亿元,显然大有能源主要把资金存在了集团的财务公司。结合2018年年报披露数据来看,大有能源在财务公司日存款最高余额为46.29亿元,期末存款余额为44.79亿元。大有能源因在财务公司存款收到的利息收入为1201万元,因贷款支付的利息为8523万元。

  专业人士表示,大集团尤其是央企由于规模庞大和分子公司众多,多元化跨行业的经营常态导致集团内部有些公司账面资金充裕只能通过收益率较低的理财保值增值,而有些公司由于行业或者公司自身扩张导致资金紧缺需要寻求外部融资并负担高昂的融资成本,为了提高集团内的资金利用效率降低资金成本,财务公司应运而生。不过对于单个公司来说,一般要么是资金提供方也就是存款方,要么是资金需求方借贷方,如果有资金需求首先应该是内部资金解决,除非是提前应对未来压力下的储粮过冬例如华为(华为同样是集团层面,单个公司如果集团层面资金充足情况下一般仍然不需要保持存贷双高),否则不符合正常商业逻辑的大存大贷现象依然值得警惕,尤其是存放财务公司这种都在集团控制下的情况,同样需要关注是否存在变相给关联方资金占用的情形。

  2019年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其他关联资金往来情况汇总表显示,2019年期末资金占用余额70.62亿元,除上文提及的公司控股股东义煤集团本期与公司往来款发生额35.93亿元外,其中实控人及附属企业2019年期末资金占用余额为19.42亿元,另外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控股方及关联方合计质押239081.4202万股,占A股合计比为42.18%。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

  对此,问询函要求补充披露与财务公司和其他应收款相关的具体情况,形成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是否存在资金占用情形。

  逾三千研发人员人均年薪不足9000

  年报披露,研发费用(无资本化)本期发生1.47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的2.5%,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其中职工薪酬2644.94万元。研发人员数量为3028人,占公司总人数的7.29%。初步测算研发人员人均年薪8734.9元。

  如此低的研发人员工资,关注函同样要求大有能源列表披露研发投入的具体构成明细、对应的研发项目及进展,说明与主营业务的相关性;结合研发人员的构成情况及平均薪酬水平,说明研发人员规模与研发投入金额规模不一致的原因,并结合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说明公司研发职工薪酬较低的原因及合理性。

  除此之外,大有能源还存在大额会计差错变更,子公司股权被稀释丧失控制权,其他流动资产大幅增加引起监管问询。(文/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逆舟)

  

Copyright © 2012-2020 杭州亚邦油漆涂料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浙ICP备017843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