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电话:0571-86493571

行业动态

机器美学对 20 世纪女装的影响

内容摘要:本文通过分析一些著名设计师的女装设计实践,就机器美学对于20世纪女 装的影响展开讨论,归纳出其影响包含以下几个方面:追求简约、重视比例、强调功 能和实现成衣化等。

关键词:机器美学、20世纪、女装19世纪中期以前,服装几乎都是手工裁剪、缝制完成的。

19 世纪中后期,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缝纫机的发明,新型衣料的出现,化学染料的问世,服装的面貌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其中,缝纫机的发明和用来裁衣的纸样的出现,对于 20 世纪蓬勃发展的成衣制造业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们奠定了规格化、标准化、机械化生产的成衣产业的基础。可以说,社会的发展已经为20 世纪的女装在服装材料、机器设备和裁剪缝制技术上做好了准备,同时也向新世纪的女装设计师提出了新的要求。

20 世纪 20 年代,柯布西耶的机器美学理论逐渐形成,它“追求机器造型中的简洁、秩序和几何形式,以及机器本身所体现出来的理性和逻辑性,以产生一种标准化的、纯而又纯的模式。其视觉表现一般是以简单立方体及其变化为基础的。强调直线、空间、比例、体积等要素,并抛弃一切附加的装饰。”它追求简约、 明快,强调机能性和现代感的艺术样式,特别是运用直线的几何形表现,显示出对工业化时代适应机械生产的积极态度,因此在产品设计中与批量生产更为协调。

机器美学对 20 世纪的建筑设计、产品设计等都产生了较大影响,对于服装设计领域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

四、要求服装设计适应大批量的工业化生产,以物美价廉的服装满足更多人的穿衣需求,推进了社会的民主化进程。套用柯布西耶的“房屋是居住的机器”来解释服装,即:“服装是穿着的机器”。

20 世纪 20 年代女装的基本外形采用的是宽腰身的直筒形,这是一种简洁的几何形,它与传统那种丰胸、束腰、夸臀的强调女性曲线美的造型截然不同。受机器美学影响,当时社会的审美标准发生了根本变化,强调的是直线造型,女性的乳房因此被有意压平,纤腰被放松,腰线的位置逐渐下移到臀围线附近,丰满的臀部被束紧,裙子越来越短,整个服装的外形呈一个名符其实的长“管子状”(Tubular style) , 女装的形态开始向男装靠拢。

简 洁 的 几 何 造 型 在 玛 德 莱 奴· 威 奥 耐(Madeleine Vionnet,1876-1975) 夫人的作品中也有很多体现。威奥耐是 20世纪二三十年代具有深远影响的设计师,她的设计风格同时受机器美学和东方艺术影响很大,直线的、几何形的、日本的浮世绘、和服等元素都可以在她的作品中找到痕迹。为了达到理想造型,她创造了“斜裁”技术,即利用面料的斜丝裁出十分柔和的适合女性体型的女装,而这些女装的版型则以几何形为主,穿着之后动感较强 。

20 世纪 60 年代安德莱·克莱究 (Andre Courreges) 的几何形是在袋子形女装的基础上,进一步解放腰身,又便于穿着的年轻造型。他强调衣服表面的几何形式的构成,如分割线、色彩拼接、镶滚边饰、缝纫线迹 ( 明线 ) 装饰以及腰带、扣子、口袋等元素的安排和组合,没有明显的省道,是一种现代感很强的、又一个体现机器美学思想的设计。

皮尔·卡丹(Pieer Cardin)1966 年秋推出的“宇宙服风格”(cosmocorps look),以具有铝箔色泽效果的素材加上几何形的设计表现苏美的太空竞争和人类太空时代的到来。他崇尚机器美学,为体现新的美感,他还大胆地利用圆形裁剪和拼接技术,创造了许多造型独特的作品。此后,女装继续朝着单纯化、秩序化、朴素化的方向发展。基邦希认为“60 年代是一个朴素的时代”,圣·洛朗也主张,“只有极度单纯化才是明天的外形”。

安德莱·克莱究是机器美学的实践者,他极其关注比例、空间和结构问题。在他的设计实践中,从一开始就把设计风格定为表现“长腿的现代女郎”。为了使腿显得更加修长,他一次次地缩短裙长,并改变整体形态的比例和均衡感,迷你裙 (mini,minimum的略称,意为小限度或极小,mini skirt通常译做迷你裙、超短裙)成了他终的设计选择。1965 年 1 月 31日克莱究发表了膝以上5cm 的迷你裙,他不仅从下向上缩短裙摆,而且从上向下降低腰线位置,以经过严密计算的崭新比例关系和卓越的裁剪技术构成一种全新的美感,勇敢地在高级时装领域向传统观念挑战,产生了深刻的社会影响。此后,他还不断在裤装中寻找使“双腿变长”的可能性。1963 年春,他发表了白色蝉翼纱上有滚边和刺绣的夜用细筒裤 ;1964 年春,他进一步强调运动性和机能性,发表了露出膝头的女装,不断实践着机器美学思想,引起新闻界的关注。

迷你裙的流行使长统袜和长统靴成了追求新的服装比例的重要因素,长统袜的材质和色彩根据与衣服的搭配关系而丰富起来,蕾丝的、织花的、印花的、鲜艳单色的,各种各样的长统袜层出不穷。长统靴也有长及小腿肚的,长及膝下的、长及膝上的和长及大腿的各种长度,以适应不同的服装搭配。

机器美学在服装领域得到广泛关注是与时代的发展密切相关的,而强调服装的机能性更有其特定的历史背景。1914 年到1918 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欧洲为主要战场,要求机能性强,军装成为当时主要的服装种类。在男人几乎全都奔赴前线的情况下,女性成了战时劳动力的唯一资源,为了适应社会上的各种工作,女装因此产生划时代的变革,裙长缩短,繁琐的装饰被去掉,富有机能性的、实用的男式女服在女性生活中确立。20 年代,巴黎高级时装界迎来了 20 世纪以来第一次鼎盛期。其中能充分理解和把握新的时代精神,指导现代女装发展方向的是可可·夏奈尔 (Gabrielle Chanel,1883—1971,可可 coco是爱称,意为可爱的家伙 )。她第一个把当时男人用做内衣的毛针织物用在女装上,适时地推出了针织面料的男式女套装、长及腿肚子的裤装、平绒茄克等。而专为职业女性设计的“夏奈尔套装”的基本原型也产生于这个时代。她毅然把晚礼服传统的拖地长裙缩短到与白日服一样的长度,打破了传统的贵族气氛,尽可能使其造型朴素、单纯化。

她一生致力于为现代职业女性设计制作尽可能简练、朴素、又便于工作的服装,追求服装的机能性,因而被称为“运动型之母”。她对现代女装的形成起着不可估量的历史作用。第二次世界大战使女装再度向机能化的男装靠拢,战前,女装就已经出现缩短裙子的倾向,战争爆发后以及整个战争期间,女装完全变成一种非常实用的男性味很强的现代装束,这就是军服式 (Military Look)。到了20世纪50年代,“机能性强本身就是一种美”的机器美学观念随着现代生活的展开越来越深入人心。对应于社会生活的简略化,技术权威克里斯托巴尔·巴伦夏加(Cristobal Balenciaga,1895-1972) 致力于造型、款式和结构的综合研究,推行简洁、单纯、朴素的女装造型。他开发了全新的裁剪技术,在方便活动,解放女性腰身上做文章,开拓了运动型女装和袋子形女装(sackdress),追求机能性。1958 年春,许多设计师也都相继推出了放松腰身的袋子形女装。服装作为一种产品,一种“穿着机器”,它的机能性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

机器美学所提倡的标准化,在服装领域的体现就是成衣——按照标准号型成批量生产的成品服装。杰克·法特(Jacques Fath,l912—1954) 于 1948 年第一个与美国的大成衣商约瑟夫·哈尔帕特签定合同,为其提供设计。为了便于机械化生产,覆盖更多的人群,他把服装版型简化,并将同一款式分成许多号型进行大量生产,他的服装当时倾销全美国,获得了成功,成为20 世纪 60 年代高级成衣业的先驱。以此为基础,成衣业在 20 世纪中后期悄然发展,经历了两次大战的人们由于生活节奏的加快和生活方式的改变,在服装上越来越强调合理性和机能性,对于物美价廉的成衣需求愈来愈大。同时,伴随着年轻消费层的崛起和服装技术的进步,时装产业明显地走上了成衣化的道路,体现现代审美取向的机器美学在服装领域开花结果。

当然,成衣业的发展并非一蹴而就,而是经历了几个不同的阶段。其中较为重要的是 20 世纪 60 年代出现的规模空前的“年轻风暴”,它强制性地改变着人们的世界观、价值观和审美观,从而扭转了 20 世纪后半叶服装流行的方向和模式,反体制时装(Antiestablishment Fashion) 应运而生,进一步动摇并摧垮了传统的服饰审美观和着装意识,给高级时装业以致命的打击,使高级成衣业趁机崛起,人们的服饰朝着成衣化的方向继续迈进,大批量生产的廉价成衣削弱了服装的特权色彩,促进了整个社会的民主化进程。

20 世纪 60 年代,高级成衣业在卡丹、圣·洛朗等人的带动下,逐渐发展壮大起来,并成立了高级成衣协会,每年 3 月份是当年秋冬季发表会,10 月份为第二年春夏季发表会。起初,高级成衣一般是把当年高级时装发表会上设计师发表的作品中比较便于成衣生产的,或被一些成衣厂商认为能引起大众流行的作品简略化,把设计专利出售给成衣商或在设计师指导下进行小批量加工生产 ;也就是说不进行专门的成衣设计。到了 1963-1965 年间,一批年轻的高级成衣设计师进入时装界,这使高级成衣业终于拥有了自己独立的创作团队,它不再是高级时装的副产品,而是真正成为独立于高级时装之外的一种重要产业。20 世纪后半期活跃于高级成衣界的设计师有卡尔·拉加费尔德、索尼亚·莉姬埃尔、高田贤三、蒂埃里·谬格莱、克罗多·蒙塔纳等。年轻的成衣设计师以反传统的革命精神扭转了历史的潮流和过去的服饰观念,机器美学思想也随着这些设计师的探索和实践在服装设计领域得到深化。

总之,20 世纪,新的科学技术引起的生活环境的变化和与之相适应的社会形态、思想意识的变革带动了机器美学思想在服装领域中的发展。回顾这一段历史我们可以发现,机器美学中对于简约的追求,对于比例的强调,对功能的重视,对机器生产的主动适应,对民主的关注等,都对 20 世纪女装的发展产生了深刻影响。这一时期,女装从束缚走向解放 ;从装饰过剩的传统重装走向便于活动的、符合快节奏现代生活方式的轻装 ;从强调社会性差别走向民主 ;从繁重的手工制作走向机械化批量生产,即实现成衣化。在这个过程中,传统女装的审美标准被打破,现代女装的审美标准得到确立,人们逐渐体验到合理的机能主义服饰的优点,衣服的单纯和便于活动等实用因素受到人们的重视,机器美学思想由此深入人心。

服装是社会的镜子,历史上每次政治、经济、战乱、和平以及文化思潮的变动,都会反映在当时的服装文化上,机器美学也不例外。正像柯布西耶主张用机器的理性精神来创造一种满足人类实用要求、功能完美的“居住机器”一样,活跃在 20 世纪的一些服装设计师也曾致力于创造功能性强而又简洁的“穿着机器”。机器美学所追求的简洁、秩序和几何形式的造型,强调直线、空间、比例、体积等要素,反对装饰的审美趣味,要求功能性强,以及为适应机械化批量生产而产生的一种标准化的模式,在当时的服装上都得到了明确的体现。20 世纪 20 年代以来的机器美学思想不仅在此后不同时期的女装流行中打下了深深的时代烙印,而且对我们今天的衣生活仍在产生着深刻影响。

Copyright © 2012-2020 杭州亚邦油漆涂料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浙ICP备017843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