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电话:0571-86493571

行业动态

论华二“让家长自己掂量”事件背后的教育特权or公平?

一年一度招生季来了,今年的招生季,来自上海的“华二初中”火了,它的一篇微信文章《到华二初中来读书,你真的想好了吗?》在全国掀起了轩然大波。华二中学的背景很不简单——是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的直属初中部,是上海中学的顶级四强之一。

顶级名校的这篇文章里,那种高高在上,那种颐指气使,那种唯我独尊的声音跃然纸上,深深地刺痛了很多家长的心。作为一位普通的学生家长,真的是百感交集,五味瓶打翻了不知多少次,对于这件事,不吐不快。

华二事件的背景源于今年小升初政策的调整,即公、民办同招,电脑派位入学。政策的初衷是非常好的,避免优势教育资源和优秀学生的富集,维护教育公平。面对政策,“华二”的声音很刺耳,也反映出了一部分学校的真实想法。

尽管文章发出时间不久,校方就删除了该文章,并向社会道歉,补救措施虽然做得很利落,但是作为一位学生家长,我昨夜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反思自己作为家长是否合格。

学校教授的不只是文化知识,更是观念和意识,价值观。我特别希望学习只单纯的就是学习知识,不能阶级化,我极其害怕自己的孩子被某些学校的舆论和态度误导,把学习这件事标签化,等级化。

我们来体会一下文章中的一些字眼:华二的春秋游一直是迪士尼这类地方,每学期要去大剧院看演出,还有一日五餐和靓丽的校服,去国际游学也都是不菲的开支……

学校如果贩卖的是焦虑,那它成功了!因为我看到这些字眼,面对这样的学校,我确是要掂量掂量。我不反对你“华二”做精英教育,前些年的“掐尖”招生也的确做到了只招收精英。但是当“华二”不能再“自由选择”学生的时候,向大众漏出了“财富”的獠牙,恐吓人们要慎重选择“华二”,要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这个实力来此就学。

这让我想到了一部印度电影《起跑线》,电影里的名校德里文法学院的观点和“华二”惊人的相似。作为印度名校,德里文法学院也是无数印度富豪和普通大众梦想中的学校,除了自主,学校也有25%的定向贫困生名额。

这25%的贫困生,有许多是无力负担高昂的游学和教育费用的,最终都会被淘汰、退学。在校长的眼里,这些学生对教育资源造成了浪费,就不应该被招收进来。

因此她默认富人造假,以穷人身份入学,甚至帮助造假的学生蒙混过政府检查。这时候,财富可以超越学生本身,能枉顾公平和政策。

早在1918年,教育家蔡元培就明确地指出,“学校不可视为养成资格之所,亦不可视为贩卖知识之所”。现在我们中国的物质条件大发展,已经远超1918年时候的水平,社会和个人财富的积累,应该为我们的教育公平添砖加瓦,而不是让教育成为特权。

让享受优质教育和获得知识,成为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不能成为固化阶层的工具。费孝通先生的《论知识分子阶级》、《乡土中国》里说,文字造就了阶级。农民由于不识字,不懂得城里的那一套运行机制和法则,被城里人轻贱,说他们愚昧。历史上,文人用文言文交流,自成系统,与百姓的白话隔绝开来。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样的文字尖酸,难懂,只有有钱,有闲的人才可以毫无顾忌地去慢慢学习,文字成了特权,固化成了阶级。即使是农村的不第秀才,利用文字的独占性,也可以利用组织婚丧嫁娶,祭拜习俗来确立权威。

前几年看《奇葩说》,有一位来自清华的高材生参加海选,名字早就忘记了,但是他的履历我一直没有忘记,在清华大学可以说是一路开挂,法律学士、金融硕士和新闻传播学的博士。

在节目里问节目主持人自己将来从事什么工作比较好,高晓松的回答也非常的鞭辟入里:“你一个清华的博士,居然问我找什么工作?我觉得你没有一个名校大学生胸怀天下的格局。名校是什么,是国之重器”。

国之重器这四个字真的是深刻,华东师范大学也是名校之一,他的附中招收学生的时候居然要把学生的家庭实力排到这么靠前的位置来考虑,真的让人唏嘘。

陶行知先生说,在老师手里操着幼年人的命运。那招生的公平与否不也涉及到孩子的命运吗?教育公平除了停留在演讲、报告和文章里以外,更多的应该体现在我们对公平的追求上,避开人为设置的障碍。

优质资源不应被独占,让所有人都能有机会接触到优质的教育资源,不论贫穷与富有,让教育回归本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杭州亚邦油漆涂料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浙ICP备017843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