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电话:0571-86493571

公司新闻

历史性时刻!国债期货市场迎来VIP

我国国债期货迎来了又一个春天。4月10日,商业银行正式参与国债期货业务,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举行云端启动仪式。

中国是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但我国国债期货的交易量却不到美国的十分之一,期货和现货发展不匹配。一个重要原因是手握超60%国债现货的商业银行和保险机构不能参与国债期货交易。但从2020年4月10日起,这已成为历史上的曾经。

“商业银行参与国债期货交易,标志着我国国债期货市场发展迈上了一个新台阶,对形成统一高效的金融市场具有重要的意义。”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连线致辞。

就在4月9日晚,《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正式公布。其中提出,更好发挥国债收益率曲线定价基准作用。这表明健全国债收益率曲线提升到了战略要点的高度。

国债收益率曲线反映无风险资产的利率水平,为信用债等提供了定价基准。可以说,国债收益率曲线是否完备,是否有效,关乎一国债券市场、乃至整个金融体系运行是否有效,是衡量一国金融体系是否成熟的重要标志。

从世界金融史发展来看,国债期货市场,正具有提升国债收益率曲线定价基准的作用。国债期货市场是公开竞价市场,通过市场交易机制,反应各方市场信息更快,定价效率更加有效,可以说,是综合立体性地为债券市场树立了一面定价旗帜。

不过,熟悉中国资本市场的人,对于国债期货这四个字尤敏感。世人皆知的1995年“327”事件酿成违规大风波,直接导致了国内交易所管理体制的改变。国债期货在中国的证券往事中,曾上演过花果山称王、大闹天宫、被压五行山等一幕幕玄幻剧。后来透视那个疯狂的前世,负责调查处理327事件的原证监会副主席李剑阁反思说,利率市场化程度不高是原因之一。

时移世易,近10年,我国利率市场化大幕徐徐拉开,利率风险逐渐显化,市场对衍生品需求日益增加。2013年,国债期货重启。2013年9月,5年期国债期货在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上市交易。此后经过6年发展,初步形成了2年、5年、10年三个关键期限的国债期货产品体系,市场平稳有序,功能初步发挥。

近年来,利率市场化按下快进键。尤其在当下,新冠疫情持续蔓延,导致全球经济不确定因素增多。全球主要发行体利率纷纷进入零或负区间,而我国利率相对于全球利差优势明显。因此,全球资金对中国债券资产配置需求将持续提升。但是如果不能提供多空工具对冲市场风险,那么,境外投资者不愿也不敢大量持有中国国债。

另一方面,在国内市场,商业银行也亟需运用衍生品防范和化解市场风险。今年春节后,金融期货市场正常开市,经受住了金融市场大幅波动的考验。国债期货满足商业银行、保险等机构风险管理需求的时机已到。

2月21日,中国证监会与财政部、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联合发布公告,允许符合条件的试点商业银行和具备投资管理能力的保险机构,按照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参与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国债期货交易。第一批试点机构包括: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

“2016年,债券市场曾一路下跌。当时商业银行非常羡慕证券公司、资管等可以在国债期货市场上对冲,有一个风险出口。”有关专家告诉记者,期货市场流动性好,国债期货可以对冲基础利率产品的风险敞口,提升债券市场流动性,增强市场弹性和韧性。

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告诉记者,银行是国内现货持仓规模最大的主体,银行入市有利于活跃市场,更好打通期现市场。新冠疫情下,全球资产波动加剧。银行入市更有利于形成利率的有效传导。“商业银行、保险机构的引入,将带来以下两点变化:其一,国债期货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功能将逐渐充分发挥。随着国债市场的定价效率和精度得到提升,国债期货的定价将逐渐具有代表性,有利于反映市场供需关系。其二,随着国债现货和期货市场流动性的提高,将有利于建立健全的、反映市场供求关系的国债收益率曲线,推进利率市场化发展的进程。”胡俞越说。

中国银行副行长孙煜表示,国债期货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基础的利率风险管理工具。将国债期货纳入商业银行的交易投资范围,可谓正当其时,有利于商业银行进一步丰富利率风险的对冲工具,也有利于商业银行进一步提高利率风险的管理效率。

中国工商银行副行长廖林表示,加强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建设,健全具有高度适应性、竞争力、普惠性的现代金融体系至关重要。商业银行参与国债期货市场,是我国深化金融体制改革、推进利率市场化的重要实践。

记者了解到,目前银行入市是试点。因为规模比较大,将按循序渐进的方式进行。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总经理霍瑞戎表示,中金所将坚持“四个敬畏、一个合力”的监管理念,全力保障商业银行顺利入市后国债期货市场的平稳运行和高质量发展,以此为契机加快发展金融期货市场,更好服务于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大局,更好服务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国家战略。

天风证券副总裁翟晨曦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表示,未来随着中国债券市场的开放,国债期货面向境外合格投资者开放也是大势所趋。

胡俞越建议,要继续丰富场内利率衍生品供给。比如,推动国债期权上市。期货和期权是风险管理的两大支柱,如果把期货产品比喻为解决市场方向性风险的优良工具,那么期权产品就是解决市场波动性风险的良好抓手,应尽快推出国债期权,更好地服务于资本市场。

“商业银行和保险机构参与国债期货交易,有助于完善我国金融市场体系、提升金融机构风险管理能力、健全国债收益率曲线、促进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称它为我国金融期货市场发展的里程碑事件,恰如其分。”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李扬表示。

在厦门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韩乾看来,商业银行进入国债期货市场的里程碑意义,还在于这是债市甚至是汇市改革开放宏伟规划当中的重要一环。

他表示,股市、债市、汇市是金融市场的三大组成部分。股-债-汇是中国金融市场改革的先后顺序。股票市场的改革开放相对容易一些,并已经取得了瞩目的成就;利率市场化改革在形式上进入最后一公里,但距离真正实现完全市场化尚需时日;汇率制度改革最难最慢,货币自由兑换和资本跨境流动依然处于严监管之下,但汇率浮动范围已经扩大,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已经启动。

商业银行的入市,意味着国债期货市场上最重要的投资者终于获得了入场券,将通过国债利率的基准作用和利率传导机制,提高整个债券市场的运行质量。更重要的是,流动性好、运行稳定的国债期现货市场将提高我国国债对境外机构投资者的吸引力,有效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Copyright © 2012-2020 杭州亚邦油漆涂料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浙ICP备017843576